主题: 澳门网络下注平台官网大众录音棚 知己 好姐妹的歌

  • guest4330646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6987
  • 回复:2
  • 发表于:2012/11/10 9:46:17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澳门网络下注官网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  
  • 以色猎人
  • 发表于:2012/12/31 9:49:45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怎么没有?
.
.
.
.
.
..
..

.
.
.
.济南银屑病医院 www.sdyygw.com 
济南银屑病医院 www.npx1120.com  
(0)
(0)
  
  • 亲亲圆圆
  • 发表于:2013/4/11 15:21:27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消逝的梦
-
北风呼啸,大雪纷飞,我脚踩被冰雪主宰的大地,下意识地将衣服裹得紧紧的,独守一帘幽梦。一切好像没有了尽头,我的心灰暗,惨淡,我好想逃,逃到另一个世界去……


那年,父亲被任命为步兵二三七团团长。团部在偏远的郊区,我所就读的中学在市区最繁华地段。我刚过来不久,对这里还不熟悉。小李是我家的公务员,我俩每天各自骑着一辆单车,并肩在路上来回行驶。小李忠厚老实,不大爱说话。我性格内向,可在内心还是喜欢调皮捣蛋的兵哥哥。摊上他,我顿时觉得生活枯燥无味,便整天耷拉着脑袋,心情低落。

一天中午,我无精打采地走出校门。小李推着单车,快步走到我跟前,说道,政委和参谋长的女儿也在这所学校读书。我立即来了精神,急忙问道,那我可以和她俩一同走吗?当然可以,小李笑道。参谋长的女儿叫郑璇,由自家的公务员小潘陪同。政委的女儿叫杨芊芊,她以前由自己的表哥陪同。后来,她表哥因有事,去了外地,政委便委托小潘同时也关照着她。在以后的路途中,我们是五人同行。

我之所以感到轻松,主要是由于小潘的存在,他高大英俊,性格洒脱。小潘是北京人,我不清楚他父母是做什么的,只知道他家里很有钱。他每月的津贴根本不够花,家里时常给他汇款。他有时高兴了,也给郑璇几十块钱花花。郑璇外向,两个人相处难免会有碰撞。那天,我就亲眼看到他俩打架。郑璇一副假小子的派头,毫不留情地给了小潘一拳。他也不客气地还了郑璇一下。郑璇气鼓鼓地撇下他,独自一人飞快地往前走,而小潘就在后面追。不过,两个人都不记仇。第二天,云开雾散。社会上的小混混常来学校骚扰学生。郑璇也深受其害。有一回,他俩来到校门口,恰巧有一个小混混被郑璇撞见了。她指着那个人,对小潘命令道,给我教训他!小潘抬起头,向他打个手势,处之泰然地厉声喝道,你过来!还没等小潘动手,那个小子已被他的气势所压倒,吓得掉头就跑。

清晨,我们一路上说说笑笑。小李是新兵,见了小潘就喊班长。我故意沉下脸,斥责小李,小潘明明就不是你的班长嘛?以后不准你叫了。小李进退两难,他红着脸瞅着小潘,硬是没有出声,不知该如何称呼他了。小潘嘿嘿笑道,部队有个规矩,新兵见了老兵都要喊班长,就像在学校里,虽然有的老师不教你们,可你们见他也得喊老师。

小潘看到一位素不相识的姑娘骑着单车在前方缓缓行驶,眼睛骨碌碌地直转,两只脚便蹬得越发快,赶到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。那个姑娘吓得魂飞魄散,还以为是遇到了强盗,差点儿连车带人摔倒在地。小潘落落大方地向姑娘敬个礼,很有礼貌地问候,你好。那个姑娘扬了扬眉毛,轻蔑地瞟了他一眼,骂了句“神经病”,就绕着他走了。他垂头丧气地推着单车走到我们跟前,装作一副悲伤的样子仰天长叹,我上高中时,女朋友有一个排,可现在没有一个人要我了。郑璇笑嘻嘻地对我说道,你没来时,也是在路上,小潘说,同志们,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。从前,有一个国王爱放屁……他刚说到这里,就“噗噗噗”地放了好几个响屁。我们捧腹大笑。 

我每天清晨起来,磨磨蹭蹭。两个姑娘为此常常数落我,可又懒地到我家来,便派小潘催我。我有个习惯,边听音乐边吃早饭。小潘莞尔一笑,瞅着我说道,早晨听音乐也是一种享受,而且能增强记忆力。我吃毕,背着书包疾速地往外冲。别急!小潘一把拉住我,说道,你衣领都塞到脖子里面去了。他轻轻地把我的衣领翻出来,整平了,像一个亲切的大哥哥。

按规定,骑单车经过部队的大门,都要下来。我们三个中学生仰仗父亲的权势,风一样地呼啸而过,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。那几个站岗的士兵,嘴巴张了张,又无奈地合住了,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离去。小潘和小李犹豫不决,有所顾忌,看上去很紧张。不要下,冲过去!我们仨回过头异口同声地喊道。在我们仨的鼓动下,他俩憋足了气,低着头,猛地从大门口横穿而过。下车!下车,你俩听见没有!后面传来了愤怒的叫喊声。其中有一个士兵在后面追着,喊着,跑出了好几米远。我们冲锋陷阵,兴奋地真想高歌一曲。

下午,小潘早早地来到了学校。放学后,我背着书包,走出教室,无意中看见他在跟班主任谈话。末了,他向班主任深深鞠了一躬,诚恳地说道,赵峰以后就请你多多照顾了。蓦地,我的眼里湿湿的,有一股暖流仿佛从心里流过。

那两个姑娘还在教室里和同学嬉戏打闹。我和小潘背靠着围着操场的栏杆,闲扯。小潘问我,你看杨芊芊和郑璇,我对谁最好?我脱口而出,当然是郑璇,因为你是她家的公务员。小潘欲言又止,他仰着头望着天空发呆。很快地,他又醒过神来,说道,你说得对!他苦笑着,脸上复杂的表情使人难以猜透。

军营像一座古老的城堡。营房纵横交错,井然不紊,空气新鲜,道路干净整洁,只有在秋天,偶尔才能看到几片落叶。道路的两旁是挺拔的大树和碧绿的草地,远处是巍峨的打靶山。夜里,墨蓝的天空只有稀稀落落几颗星星。我们仨到警卫连把小潘叫出来,绕着训练场一路小跑。小潘说道,我高中三年都住校,我们宿舍有八个男生,每天夜里都闹到很晚。有一天,我讲了一个笑话,他们都哈哈大笑。后来,有一个男生笑着笑着,突然笑不出声来了。我们只见他两只胳膊和两条腿不停地舞动,嘴巴张得老大,合不住了,一脸的痛苦状。原来是他的下巴脱臼了。我们谁都不能动,一动他就疼。没办法,我们只好送他到校医室。第二天上午,在政治课上,老师又讲了一个笑话。同学们都纵声大笑。那个男生想笑,又不敢太放肆,就用两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,眯着两只眼睛嘻嘻地笑。小潘说着,还模仿着,我们仨笑得前仰后合。我一时失控,被小石头绊了一下,差点儿一头撞到树上。杨芊芊请小潘为大家唱一首歌。他望着我们,故作威严地说道,可以,不过,我唱歌时,你们都不准笑。郑璇说道,能行,我要是笑了,就请你吃一支两元钱的冰糕。我们口头上答应,可心里不知他又要耍什么花样。他扬起脖子,清了清嗓子,“嗷嗷嗷”高声叫起来,声音拉得很长,叫得很怪。我们忍俊不禁,杨芊芊说道,你这哪是在唱歌,分明是狼叫嘛!

日子一天天地飞跑,部队首长决定派一辆小车天天接送我们。从那时起,小潘和小李就光荣地“退休”了。时间离小潘退伍还有一个多月。我和他再次见面是在郑璇家里。他还是那样健谈,偶尔静下来的时候,话语间流露出对部队的眷恋之情,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也隐藏着几许哀愁。小潘拉着我的手,情深意切地说道,我走了以后,会想你的。你能把你家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吗?我好给你打电话。我心情很激动,迫不及待地要为他做些什么。我俩走出郑璇家,我急不可耐地想把电话号码说出口,可他居然阻止了我,说道,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。我当时就愣了,他看了看我发窘的模样,说道,你回家去吧。他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。

一天中午,司机小张到学校接我们回家。车开到半路,他突然改变路线。我们急了,几乎要跳起来,走错方向了,走错方向了!但小张却镇静而神秘地说道,没有走错。他把车开到一个大酒店门前,停了下来如何报考在职研究生,北京师范大学在职研究生招生,项目管理硕士。我坐在前面,杨芊芊和郑璇坐在后面。我透过窗户,隐隐约约地看见小潘和参谋长夫妻俩站在酒店的大堂里交谈。这时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酒店里从容地走出来,逐渐靠近我们身边。我们低着头不去看,也知道来人是小潘。我们想笑,又抿着嘴,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。我心里就像蜜一样甜。我想,那两个也是。小潘先走到车后面,打开右侧车门,他把胳膊一伸,做了个请的动作。郑璇笑得咧开大嘴,爽快地蹦到外面。他拉着郑璇的手,刚向前走了几步,忽然想起什么,便又返回,绕过去,打开左侧门。杨芊芊在里面撒娇,就是不出来,还转过脸冲着他笑。小潘拉着杨芊芊的胳膊,使劲往外拽,说道,快出来,你还窝在里面干啥?我差点儿把你给忘了。杨芊芊羞涩地跳出来,他顺手把门一关,一手拉着杨芊芊,一手拉着郑璇,满面春风地向酒店大堂走去。当时,我还在想,这下可该轮到我了吧。我心里一直在偷着乐,等着激动人心的一幕出现。可他偏偏看不见我这个大活人,把我晾在一边。我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,心里有一种熊熊燃烧的烈火被冷水泼灭的感觉,好难受。我想不通,我觉得大家平时玩得都挺好,可他为什么把我单独扔在一边呢?还记得在路上,我骑单车太猛了,一不小心和一个妇女撞了个满怀。那个妇女怒气冲冲,破口大骂。小潘两眼一瞪,呵斥道,干什么呢!那个妇女立即闭住了嘴,不再言语了。小潘的一身绿军装和威武而高大的形象很有威慑力。其实,我不是非要去吃他的饭。只是,车里只有我们三个少男少女,而他却不在乎我是否存在。再说,小张还在我跟前呢。我的处境很尴尬。我的脸吊得长长的,心情坏到极点。小张似乎理解我的心情,一路都在不停地看我的脸色,将我送到了家门口。

我把卧室门反锁,一个人背靠着墙壁愣神儿。任凭小李在屋外怎么敲门喊叫,我都不理不睬。我闭上眼,尽情流淌的泪水隐藏着一抹不谙世事的无辜。人生如梦,恍如隔世,却又真实存在。我的梦过了,地球还在转,日子也依然……

 
(0)
(0)